001_

 

 

  「欸!于筱卉,真的很久沒有吃壽喜燒了耶,妳太忙了啦,每次都約不到妳。」

  「什麼?蕭彤綺,妳還不是一樣,自由的跟什麼一樣,國外到處亂跑哪約的到妳阿,妳才是超難約的咧!」

  「出國還不是為了給妳帶禮物,妳這麼忙,都沒時間跟我一起出國,我只好從世界各地帶禮物回來給妳囉!」

  「天底下我就只有妳這麼一個好姊妹了。」

  從大學到現在,兩個完全不同個性,也不同風格的人,卻要好了將近十年的時間,只能說緣分這種東西太奇妙。

 

  沒錯,于筱卉的確很忙,忙得只能偶爾偷閒,在蕭彤綺回國的時候跟她聊聊天聚會一下,其實她出國也不是為了玩,是為了替她的店找些有特色又有賣點的服飾,對了,她的店雖然小,但小有名氣,很多藝人也都會到她那去買衣服。

  相較之下于筱卉是普通了點,只是在一間網路雜誌工作,擔任文學專欄的負責人,偶爾在鍵盤上敲敲幾個字,打些短篇的文章放到部落格和網路上的人分享,還是會有固定幾個人來給她加油打氣,但其實她是想當小說家,小有名氣的小說家。

  所以她還在努力。

  「小彤,妳還記得我們第一次一起去吃壽喜燒的事嗎?」看著盤中的肉片,于筱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當然,怎麼忘的了,那個可愛的實習生嘛,話說他現在應該……也大學畢業了吧?」被這麼一問,蕭彤綺也想起了大學時的記憶。

  「大概是吧,怎麼現在的店員都這麼不可愛。」看看周圍,的確是都不怎麼可愛。

  「反正可愛也不是妳的菜,妳不是喜歡向強尼戴普的種帥氣的鬍子大叔。」最了解于筱卉的人,就是她了,知道她看男人的眼光,甚至連她的穿衣風格都瞭若指掌。

  「哈,對對對,但是『呷幼齒顧目揪』,還是要看一下年輕的。」

  「如果現在在遇到那個實習男的話應該也不認識了吧?」蕭彤綺再仔細想,連那個實習生個五官都沒出現。

  「完全忘了長什麼樣子了,不過他可愛不是因為他的長相,是因為他的行為。」于筱卉也完全對那個實習生沒有印象,但對他的行為倒是記的一清二楚。

  「對阿,想在顧客意見表上推薦他一下,問他名字他竟然說,『沒關係,寫實習生就好』,還有點結巴的介紹完所有肉的名稱,整個也太好笑!」

  一說到這裡兩個人開心的大笑,共同的回憶浮現,這頓晚餐其實是頓回憶聚會。
 

  「欸,筱卉妳看!」

  「看什麼?」

  「就是那邊那桌的那個男生,拿著相機的那個。」

  蕭彤綺突然一叫,于筱卉還嚇了一跳,還以為出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她指著她背後的方向要她回過頭看,這才看到那個她說的男生。

  「恩……哦!哦!我看到了,怎麼了嗎?妳的菜哦?」

  「我還肉咧,妳不覺得他很詭異嗎?」

  「詭異什麼?」其實于筱卉背對著那個男生,哪有觀察到什麼詭不詭異。

  「妳坐那邊沒看到,我看他幾乎都相機到處拍來拍去。」

  「這裡有什麼好拍的嗎?」

  她看看四周,沒發現什麼特別的東西可以拍。
 

  「就是說阿,所以才覺得詭異嘛!」

  「反正人家愛拍什麼是他的自由。」

  「也是啦,等等來我家吧,我又帶了一堆適合妳的東西回來,不過就是太多了,所以都沒帶來。」

  「萬分感謝啦,我的治裝費都給省下來了。」

  沒錯,于筱卉跟蕭彤綺就是這麼好的朋友。

 

  「早阿,菲菲姊!」

  隔天,又慵懶又憂鬱的星期一。

  于筱卉一進公司就看見劉春菲美麗的身影,當然于筱卉並不是喜歡女生,只是像劉春菲這種溫柔婉約、長髮飄逸的女性,怎麼能讓人不多看幾眼。

  但這只是她的外表,劉春菲又稱魔人菲菲,因為她的口頭禪是該死的,跟那個飛天小女警裡的魔人揪揪一樣,她是兩種個性的綜合體,工作時像個女強人,每件事情都處理的完美無缺,但私底下卻像個白痴,不、不、不,不能這麼說,應該說是天真的很可愛。

  「筱卉妳來啦,來來來我跟妳說!」 隨即劉春菲拿了一些裝訂好的資料給于筱卉。

  「這是什麼?我才一大早來馬上就有工作?」于筱卉忍不住抱怨,這是又慵懶又憂鬱的禮拜一耶,竟然連個偷閒的機會都沒有。

  「也不是什麼麻煩的事,今天有個新的攝影師會來,待會帶他認識一下公司的環境跟工作內容。」劉春菲快速的交代完事情,簡潔俐落,當然,你沒有辦法拒絕她,她就是有這種氣勢。

  「新的攝影師?那原本那個Mark咧?」

  「Mark?人家叫Michael,妳怎麼跟他工作這麼久了還沒記得人家名字!」

  「反正都是M開頭,他知道我在叫他就好。」

  于筱卉並不是刻意忘記他的名字,只是唸起來都差不多,Michael其實也糾正過她幾次,但于筱卉就是有這種任性的毛病,反正她就是這麼叫也不改口,拗不過她Michael只好就這麼一直被叫成Mark。

  「咦?不對阿,菲菲姊我事情很多耶,這種事叫小雅就好啦。」于筱卉把資料又還給了劉春菲,打算閃人。

  
  姜雅芸,于筱卉的死對頭!死對頭!死對頭!

  她沒惹到于筱卉,但她就是討厭她,她那雙無辜的眼睛,讓她想起那個該死的第三者。

  「沒錯,這種事情是輪不到妳,只是小雅今天請假,所以還是得妳來做。」說完,劉春菲又把資料塞給了于筱卉,看來是躲不了了。

  回到座位上後,才翻開資料。

  看到上面的基本資料,發現原來新來的攝影師是個小毛頭,才24歲?不就大學才畢業當完兵而已嗎?這樣也敢自稱攝影師?看看他的拍的照片是滿漂亮的啦,本來那個Mark,阿!不對,是Michael,拍的照片也不賴阿,怎麼就離職了咧。

  當于筱卉還在可惜Michael離職的事,吳岱倫從BOSS辦公室走了出來,一如往常的,臉臭。

  「小改,怎麼啦?怎麼又愁眉苦臉了?」其實于筱卉知道原因,但還是得這麼問她。

  「筱卉姊~」

  「我說過幾次不要加姊!我們才差幾歲妳說!」

  「2歲,可是我是尊稱嘛。」

  「不需要,怎樣?BOSS又不同意了?」本來是想安慰她,偏偏這丫頭不懂得識時務者為俊傑,硬要在那邊姊阿姊的,害得于筱卉只好戳破她。

  「嗚嗚嗚,對阿,BOSS又說我這企劃書這裡要小改那裡要小改……」

  「所以妳才叫小改嘛,快去『小改』吧!」

  「是……」
 

  吳岱倫無奈的回去繼續修改的的企劃書。

  于筱卉則是看著網路上的這些部落客打的文章,有些是感嘆愛情、有些是頌揚愛情,千篇一律。

  但愛情就是這樣,猛然一看都一樣,但仔細一看,其實完全不一樣。

  「筱卉姊……,筱卉。」吳岱倫被于筱卉瞪了一眼,趕快改口。

  「怎麼了?」

  「妳今天……心情很不好耶!」

  吳岱倫會這麼說是因為平常于筱卉喝咖啡都會多加糖,而今天,糖又更多了。

  「唉喲,觀察很入微嘛。」

  「那是當然,我可是筱卉姊,不不不筱卉最得利的助手嘛。」

  這傢伙才稱讚,尾巴就翹起來了。

  「不過是因為什麼事情心情不好呢?」

  「還不是這該死的傢伙!」奇怪,怎麼自己也開始說該死的。

  于筱卉把資料拿給吳岱倫看。

  「這不是早上菲菲姊給你的資料嗎?」

  「就是說阿!人咧?人怎麼現在還沒來?說真的,我最討厭不守時的人妳又不是不知道。」

  「是是是,我知道,所以妳怒了。」

  「沒錯,我怒了,等他來有他好看的。」于筱卉擅自在心中給他貼上一張標籤,不守時。

  她就是最討厭不守時的人,大概又是因為他吧,他的不守時,讓她看見愛情裡醜陋的一面。

  非常醜陋。
 

  「小改我跟你說,要是他10分鐘內再不出現,我就……」

  

  「對不起,我遲到了。」

 

 

 

 

 by 懷特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 碎唸:

拖了一個禮拜才PO第一章,因為我現在都在跟我弟搶有網路的電腦 ((攤手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歡呢?

如果喜歡的話就幫我推一下吧~!!

 

很高興認識大家 :]

 

 

by 懷特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文章標籤

    短篇小說

    全站熱搜

    淮特 White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