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_

 

 

  「對不起,我遲到了。」

 

  一個人推開門走了進來。

  標準的攝影師裝備,他胸前背著單眼相機。

 

  于筱卉一個臭臉的坐了下來,手上拿著許聶成的人事資料,有一眼沒一眼的看他,其實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反倒是他洋溢著一個笑臉,笑得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

  「那個……」兩個人同時開口。

  「妳先說吧。」

  「你先說。」

  許聶成要于筱卉先說,于筱卉也要許聶成先說。

  「你先吧,我想聽聽你想說什麼?」遲到了這麼久,總有什麼要解釋的吧。

  「其實……沒什麼好解釋的,不管是什麼理由都是不守時,對吧?」許聶成像是知道于筱卉的想法,一下子就說出她在意的事。

  「是沒有錯,但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而且我也想知道你為什麼會遲到這麼久。」

  于筱卉還在上下打量眼前這個人,瞄了一眼人事資料,她對許聶成充滿好奇,他竟然對自己的遲到行為不想做任何的辯解,這不是來上班的人應有的態度吧。

  「是因為這個。」

  他拿出他的單眼相機,嘴角微微的笑著,選好了照片,一張一張的撥放。

  「我來的路上,經過一間教堂,剛好新人正要下車……」

  于筱卉看著照片,她懂為什麼他會選擇拍下這些照片而遲到了。

  照片中的新郎從下車到走進教堂都抱著新娘,乍看一下是沒什麼了不起,但仔細一看,新娘是沒有腳的,但兩個人臉上的笑容,卻比任何一對新人都還要更加的幸福。

  「真的很棒……」無論是照片的內容或是照片,都深深的傳遞著一種情感。

  

  「咦!這是……」

  許聶成一直將照片往下按,沒注意到照片已經不是剛才拍的那些了。

  「沒什麼,隨便亂拍的。」許聶成趕快跳出選單,將電源關閉。

  「噢。」于筱卉也不懷疑什麼,隨口應聲。

  于筱卉算是對許聶成有基本的瞭解了,一個熱愛攝影且具有豐富情感的人,也難怪BOSS會找他來接替Michael的工作。

  「好啦,聽完你的解釋了,來點正式的了。」于筱卉拿起人事資料,來個真正的認識。

  「你叫許聶成,攝影經驗5年?」

  「真正接觸攝影。」

  「哦……」于筱卉又看了一看資料,「好,跟你說一下你的工作內容」

  「妳只問這個而已嗎?」

  「恩,對,我只問這個而已,其實沒有什麼好問的,我又不是在面試你,你早就錄取了不是嗎?」

  「呵呵呵,對哦。」

  他的笑聲,爽朗的真是詭異。

  「總而言之你的工作內容,就是提供照片給我,當然其他各版的部分也需要支援。」

  「什麼樣的照片?」

  「我是負責文學專欄的,說是什麼照片我也沒辦法跟你解釋,反正要等文章寫出來才知道,其實你的工作就是拍照,重要的是拍你想拍的,而不是我要的。」

  于筱卉負責文學專欄,她的文學專欄在雜誌裡有很多人關注,有時候寫些生活的經驗、有時候寫週遭人的經驗,一旦認識她,就等著準備當她文章裡的主角。

  她不奢求什麼很華麗的照片,只要充滿感情就可以了,當照片和文章的感情完全一致的時候,那蹦出來的火花,是真的會感動人的。

  不過最近她沒什麼靈感,該說是認識的人都被寫的差不多了,還沒有新的事件發生,這讓她在鍵盤上敲了又刪、刪了又敲,最後還是無疾而終。

  說起來這是一份還滿輕鬆的工作,除了BOSS會催稿、上班會看到不想看的人,偶而靈感會殆盡,其實是還不錯的工作。

  現在多了一個新人,也許可以在她的專欄中,多一些發揮的空間。

  「對了,妳還沒說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我筱卉就好」

  「那……筱卉,我要坐哪呢?」

  「這裡。」

  于筱卉指了指自己前面的桌子,要他坐那。

  攝影師其實在辦公室裡面也沒幹麻,所以許聶成坐的位置什麼也沒有,但當然是有一台電腦,編輯圖片用的。

  「許聶成,你可以不用一直待在辦公室裡,只需要一個禮拜一天來跟我討論照片就好。」

  于筱卉起身走到許聶成旁邊,幫他把電腦開機。

  「這台電腦是之前Mark在用的,我不是很清楚裡面有什麼東西,大概是編輯圖片的軟體吧,你待會自己看看。」

  又指著BOSS辦公室旁邊的走道說那裡是廁所,劉春菲位置的後面是茶水間,要喝水自己來。

  「對了,廁所那邊有個陽台吧,早上10點左右BOSS會去那裡抽煙,1點半雅芸會在那裡講電話,3點我會在那裡,記得這些時間,那裡是私人空間,看見有人在那就不要過去了,然後……有什麼問題再問我吧。」

  「我有問題!」

  許聶成像個學生一樣,還把手舉高,差點沒讓于筱卉笑死。

  「什麼問題?」

  「Hanson在那裡抽煙、雅芸在講電話,那你在做什麼?」

  「就跟你說是私人空間了還問那麼多。」于筱卉翻了一圈白眼。

  「妳說有問題可以問的。」

  「呃……」這死小孩,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于筱卉本來想裝死轉過去,不想多說,沒想到他一臉期待的樣子,活像是個不求勝解的學生。

 

  「喝咖啡。」

  每天下午3點是她的私人時間,她會在茶水間泡好一杯咖啡,帶著它走到陽台去,這杯咖啡時而苦、時而甜,是依照她的心情泡的。

  通常她一待就是半個小時,咖啡喝完了,便坐著享受飄散在空氣中的咖啡香。

  現在正是她的休息時間,只是有人很白目地走進了她的空間。

  「我不是跟你說……,噢,BOSS……」

  于筱卉以為是許聶成那個不知死活的小鬼,沒想到是BOSS,差點就說出不該說的話了。

  「筱卉怎麼又再喝咖啡?不是胃不好嗎?」

  邊說BOSS邊從口袋拿出菸,靜靜的點上。

  「那你呢?不是早說要戒菸了怎麼還在抽?」

  「戒不掉……」語畢,一個煙圈飄向空中。

  「我也是,呵呵。」于筱卉輕輕的笑了。

  只有BOSS會在這時候出現,雖然不是常常,但偶爾也會在這時候出來小陽台抽菸。

  兩個人的關係很詭異,他們不算是青梅竹馬,但也認識有一段時間了,于筱卉對BOSS的身家背景並不是很了解,但也無所謂,朋友在人生中就是這樣來來去去。

有時候,不用了解太多。

 

  「聶成來了吧」

  這句話像是問句又像是肯定句。

  「噢,對阿,不過不怎麼守時就是了。」于筱卉忍不住抱怨。

  「是嗎?他一向很守時的。」BOSS把煙壓熄,丟進他為自己準備的煙筒。

  「可能吧,不過他是說他有理由……」

  「為了拍照吧?」

  「嗯?你怎麼知道?」

  「我猜的。」

  兩人沉默了許久,但其實也不覺得尷尬,同一個空間的兩個人,各自想著不同的事。

  「BOSS我先進去了。」

  拿起咖啡杯,于筱卉走回辦公室。

  她一向是不喜歡抽煙的人,除了BOSS已外,雖然她不是很清楚BOSS抽煙的原因是什麼,但感覺,不是那麼的單純,或許有一段故事在吧,每天十點的一根煙。

  她趕快回到座位上,將這一閃的靈感紀錄下來,開始發展接下來的內容。

  許聶成還在位置上,他看著座位對面的于筱卉突然間就忙了起來,好像剛才那杯咖啡帶給了她靈感,又或許是那個小陽台是謬思住的地方

  下次找個機會也去一下,他這麼想。

 

 

 

 

 

 by 懷特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碎唸:

 

第二篇來了,估計大概會個禮拜才發一篇
平常都是我弟在用電腦,所以只有星期一可以來po文

或許以後都星期一po文了吧 

 

 

 

 

 

by 白小瑞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文章標籤

    短篇小說

    全站熱搜

    淮特 White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