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_

 

 

  關於『每天十點一根煙』于筱卉已經快要完成了,現在只差那張充滿意境的照片。

  她看了看日期,又看了看時間,她猜許聶成今天會進辦公室,雖然他進辦公室沒有一定的規律,但每每她想到他今天會進辦公室嗎,他就剛好會進來。

  只是時針都快要指到3了,許聶成竟然都還沒有出現,這樣她有點失望,她泡了一杯很甜很甜的咖啡,想藉此化解心中的煩悶。

  于筱卉才走到陽台,喝下第一口,就被許聶成嚇的嗆到。

  「筱卉!我帶照片來囉!」許聶成手上拿著幾張照片,開心的揮著,走進這3點的小陽台。

  「許聶成現在是3點,是我的……」

  「我知道,妳的私人時間,不過我相片一洗好就馬上來跟妳分享了,我猜妳一定會喜歡。」

  「是齁,最好就不要讓我失望。」

  話才說完,于筱卉就看到照片,果然是讓她驚訝,相片裡的人是BOSS,許聶成完全拍出『每天十點一根煙』的感覺。

  「唉喲!還不錯嘛,很少看到BOSS的照片耶,你怎麼讓他答應拍的?」

  BOSS是個怪異的人,每天十點抽煙就算了,還會帶著墨鏡,而且不是很愛拍照。

  「天機不可洩漏,不過還滿意吧?」

  「OK,OK,就這張了吧,待會把照片mail給我。」

  說完,于筱卉趕緊把咖啡喝完,被許聶成這麼一攪和,咖啡都冷了。

  「筱卉」

  「怎樣?」

  「呃,沒什麼。」

  許聶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什麼事!」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胃不好咖啡不要喝太多,尤其是甜的。」
 

  于筱卉聽的一頭霧水,他怎麼會知道她胃不好?又怎麼知道她是喝甜的?她想了一下大概是吳岱倫說的。

  許聶成才來幾天就已經跟大家混得很熟了,尤其是公司裡面幾乎都是女性同胞,對於這個年輕的傢伙可是好的不得了。

  「聶成哥,為什麼你拍的照片都這麼好看阿?難得看到BOSS的照片耶,改天也幫我拍一張好不好?」

  「噢,可以阿,不過要拍好照片是可遇不可求的」

  「也是哦,刻意拍出來的照片都不好看。」

  許聶成難得來公司一趟,就看到姜雅芸抓著他跟他聊天,當然這也不關于筱卉的事,只是看起來就是不舒服。

  于筱卉走回座位上,看著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瞬間有股火氣衝上心頭。

  「雅芸,妳的美妝版整理的怎麼樣了?照片和資料都齊全了嗎?」

  「嗯……照片還在廠商那邊還沒有寄過來。」姜雅芸歪著頭想了一下。

  「那趕快去催一下吧,要是慢了可能這期會來不及出版。」

  「知道了筱卉姐。」回答完,姜雅芸就回座位去打電話了。

  只有姜雅芸,于筱卉願意讓她叫筱卉姐,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心中的一種優越感,這樣感覺身分不同,想到這于筱卉覺得自己真的滿壞的,明明人家也沒有惹到她,但她就是打從心底的討厭她,打從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討厭,只能說過去的陰影太深,讓她不小心將情緒轉移到不相干的人身上。

  「照片mail給妳囉,去信箱看看吧。」

  許聶成一句話打斷她的沉思,看著眼前這個傢伙,越看越有一種很微妙的感覺,她無法形容。

  「收到了。」
 

  難得,今天許聶成在公司待到下班,而且還刻意等到于筱卉要走了才走。

  「平常不是很早就下班了嗎?今天怎麼留到這麼晚?」

  「哦……等妳阿。」他也不拐彎抹角的就直接說。

  「等我幹麻?」

  「恩……有些事想跟妳說。」

  于筱卉沒有回話,只是獨自把公司的電燈和門窗關好,許聶成好像也看出  她的意思,就先走到門外去了,直到鎖上公司的大門,于筱卉才開口。

  「好了,說吧,什麼事?」

  她猜不出來他會什麼事要跟她說,但她就是有點緊張,莫名的緊張。

  「就是雅芸……」

  「雅芸?」聽到這名字于筱卉心中都翻了好幾百個白眼了。

  「嗯,妳討厭她吧?」許聶成雲淡風清的說出這句話,說的很不以為意。

  「沒有阿,你怎麼會這樣問?」被這麼一問于筱卉有點驚訝,雖然她是討厭她沒錯,但那純粹只是她自己私人的情緒,她是對人不對事的,更何況她也不曾因為這樣就刁難姜雅芸,因為這樣做會對不起她的良心。

  「我只是覺得小雅人也滿好的,但感覺妳對她好像……不太友善,不是行為是氣氛,哈哈,攝影師的直覺。」

  許聶成的確是這樣,可以感覺的出每個人的特質,甚至是想法,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攝影的關係,他常常觀察每個人的一舉一動,發現他們是怎麼樣的人,這樣有助於和被攝者溝通,幫助他順利的拍攝。

  「哦,她人是滿好的阿。」于筱卉對於許聶成說的話避而不答。

  她不想被說小話,說她故意排擠姜雅芸,只是關於姜雅芸和她和吳宇堂之間的第三者很像的這件事,她沒有和公司的任何人說過。

  「妳騎車來的嗎?」他感覺出于筱卉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就接了別的話。

  「恩,我的車在那。」

  「我的車在另外一邊,那就改天見了。」

  「拜拜。」

  「拜拜。」

  其實她有衝動想說出來,許聶成讓她有一種可以訴說的感覺,但最後她還是沒有說。

 

  回到家是一身的疲憊,于筱卉把東西丟著,順手將電腦開機,就去洗澡了,回來的時候看到電腦閃動著視窗。

  是小彤。

  「在嗎?在嗎?」

  「回來囉!剛剛去洗澡。」

  「我告訴你哦,今天遇到一個男生超帥的啦!」

  「唉呦,妳還會看帥哥哦?」于筱卉忍不住酸她,還以為她自由慣了,男人她都不放在眼裡了。

  「加減看啦,最近怎麼樣?」

  「還可以啦!」

  然後兩人開始閒聊,聊東聊西聊八卦,聊哪個明星又和誰在一起了,聊最近又遇到了什麼好笑的事。

  「于筱卉,妳有事要告訴我吧?」

  「此話怎講?」

  「我從妳的字裡行間看出妳的欲言又止!」

  于筱卉在電腦前咕噥,最好是從字裡面就看的出來,不過她的確是在找機會,想要跟蕭彤綺聊有關許聶成的事。

  「好吧,既然妳都問了,那我就跟妳坦白了吧。」

  「說吧!」

  于筱卉把這陣子許聶成來公司發生的事情,以及她最近寫的文章他拍的照片、姜雅芸和許聶成的互動通通都告訴了蕭彤綺。

  「這麼關注他阿?」

  「也不是關注,他座位就在我對面呀,總是會看到他跟那個人的互動。」

  蕭彤綺也知道她不喜歡姜雅芸的事,私底下兩人都互稱姜雅芸為那個人。

  「讓你想到吳宇堂跟王怡萱?」

  「噢,對阿!」

  于筱卉隨便找個理由就下線了,她想起了大學的男朋友,她的第一個男朋友,吳宇堂。

  他們沒有認識很久就在一起了,他確實是一個很體貼的人,但也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該死的甜言蜜語。

  女生會被騙當然自己要負一半的責任,一定有某部分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太笨,但也有一定的原因是因為那個男生太壞。
 

  在一起沒多久就聽朋友說吳宇堂常常跟一個女生走在一起,他雖然沒有因為王怡萱而冷落了于筱卉,但確實是感覺得出來有些心不在焉,于筱卉也曾試探性的問他王怡萱的事,吳宇堂也只是說是社團認識的朋友,因為活動所以才常常見面,不過戀愛中的人就是這麼傻,傻到對方說的什麼話都相信,偏要到親眼看見才肯罷休,要痛了才肯放手。

  直到有一天于筱卉親眼看到他們兩個人走在一起還手牽著手,一直到吳宇堂說我們先暫時分開彼此冷靜,卻一個月後跟王怡萱在一起,于筱卉才真正看清,這是一段多麼可悲的感情。

  
  事情已經過了,那些忿忿不平的心情早已轉化為泰然,偶爾還會想起,但就只是像想起昨天晚餐吃什麼那樣的普通。

 

  

by 懷特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碎唸:

 

嗨,藍色星期一好

不知道大家今天過的怎麼樣

颱風好像要來了,大家要多注意門戶哦!! 

 

 

 

 

 

 

by 白小瑞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全站熱搜

    淮特 White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