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_


  「不知道筱卉怎麼樣了,該不會喜歡上那個許聶成了吧?」

  蕭彤綺沒有見過許聶成,沒辦法為她的朋友判斷那個人是好是壞,下次回台灣要去見他一面,要是于筱卉又被向吳宇堂那種騙子騙走就虧大了。
  她知道她的朋友心很軟,要是對方多做點什麼貼心的事情就會一股腦的陷進去,當然前提是她對對方有感覺,但照現在的情況看來是有感覺,所以她得趕快處理才行。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嚇得蕭彤綺把滑鼠丟到地上。

  「一個人住就是太安靜了,嚇死誰。」
  蕭彤綺碎唸了一下才撿起掉在地上的電話,是個不認識的電話號碼。

  「Allô? Bonjour」常常在國外跑來跑去,基本的對話還是會的。
  「Allô,蕭小姐妳好,你是台灣人吧?」
  「嗯?是,你好,請問你是?」
  突然從法文轉回中文還差點轉不回來,但聽到中文突然有種親切感,不過通常不認識的電話號碼,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廠商,剩下的百分之一是打錯電話,所以還是得裝一下客套。

  「妳好,我是權子,KWON的負責人,抱歉這麼晚還打給妳。」
  「沒關係,有什麼事嗎?」權子?日本人?可是國語也太標準。
  「得知目前妳在法國,剛好我也在這,哈」
  「恩?」哈什麼哈,有什麼話還不趕快講。
  「不知道妳這幾天有沒有空可以到我們店裡來看看,知道妳都會帶些特別的服裝及飾品回妳台灣的賣,我們公司正準備要往台灣發展,想跟妳的SELF合作。」
  「哦……,ok呀。」
  蕭彤綺在心中嘖了好幾聲,要合作就說嘛,在那邊客套。

  隔天依照約定時間到權子的店,一進門就是服務生親切的招呼。
  「Bonjour!」
  服務生幫蕭彤綺把脫下的外套接過來,拿衣架掛進一個只放的下一件衣服的衣櫃,並跟她說他們老闆等一下就出來了,說也奇怪,服務生怎麼知道她不是客人而是來找他們老闆的?
  既然還要等的話,就先看看他們的東西如何,KWON這家店很不一樣,他不是很大,卻感覺很氣派,但仔細一看又很精緻,裝潢、擺設,當然也包括他們的衣服。
  他們的樣式很多,每件的尺寸的件數卻很少,一種尺寸都都只有兩三件,這種做法的確很不容易撞衫,也很能吸引顧客的購買率,只是他們得對他們自己的設計非常有信心,但他們的確有這個本是這麼做,因為KWON的衣服真的很特別。
  「妳來啦,抱歉讓你久等了。」
  日本女生不是都叫什麼子嗎?走出來是個台灣人而且還是個男的,跟蕭彤綺本來想像的日本女生不一樣。
  權子帶她走進會議室,為她拉開椅子邀請她坐下,接著遞出名片正式介紹。
  「你好,我叫樓子權,大家都叫我權子,是KWON的負責人兼設計師。」
  原來權子不是本名阿,呿,早說自己叫樓子權不就好了,不過樓這個姓氏也太少見。

  「樓子權你好,我是蕭彤綺,叫我小彤就可以。」
  蕭彤綺也遞出名片,和樓子權交換。
  「叫我權子就好。」他露出一個不是他這種身分該有的笑容,太稚氣了。
  「好,權子,既然你有合作的意願,那我就不說客套的話了,剛剛在等你的時候看過你們的東西,基本上都還不錯,不知道你在合作的方面有沒有什麼要求?」
  「小彤真是爽快,跟傳聞中的一樣快很準,難怪大家都搶著跟妳合作。」
  「謝謝!」
  「基本上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只是想去台灣看看SELF。」
  「看SELF?」
  「嗯,對阿,想看看他們如果去台灣的話是住在什麼樣的地方。」
  這個人真怪,竟然把他設計的衣服說成『他們』,她的店成了『他們』住的地方,看來他是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了。
  「可以呀,我過幾天就要回去了,不如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樓子權爽快的答應了,還以為他會拒絕,又是負責人又是設計師應該是忙到翻掉才對,怎麼有辦法說走就走。
  蕭彤綺發了個mail給于筱卉,說她過幾天就要回台灣了,要她橋好時間等著她們的『約會』,接著就開始整理這次在法國搜括的服飾,要回台灣個那天,樓子權一身輕便的出現,行李也是少少的,和那天在店裡看到的他,又是另一種風貌。
  「你行李還真少。」
  「沒必要的東西不需要帶太多,反正這次也不是去玩的。」
  他們買了隔壁的機位,從法國飛回台灣的時間非常長,但兩人沒說什麼話,有時候他睡著、有時候她睡著,像是要補回平常失去的睡眠。
  機長廣播再一個小時就會抵達台灣,這時候的蕭彤綺是清醒的,樓子權卻是睡著的,經過漫長的飛行終於快到台灣了,蕭彤綺這才轉過頭去看樓子權,他好像睡得很熟,嘴角還微微的上揚,好像做了什麼好夢的樣子,仔細一看這傢伙的睫毛還滿長的,皮膚也很白,但就是太瘦了一點,臉有點凹,對男生來說是太瘦了。

  蕭彤綺轉過頭看著窗外,一堆一堆的白雲,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台灣的形狀了。
  她準備收拾東西,也順便叫醒樓子權。
  「嗯?到了?」
  「嗯,快到了,準備一下吧。」
  下飛機後兩人並沒有馬上就到SELF,而是應著樓子權的要求在台北晃晃,原因是因為他太久沒回台灣了。
  「還是台灣的小吃好,法國那種地方是吃不到這種東西的,雖然說還是有珍珠奶茶,不過喝起來還是沒台灣的好。」
  「你太誇張了,買這麼多吃的完嗎?」
  看著樓子權的行為真是讓她有點哭笑不得,明明就是個服裝設計的人,怎麼可以把自己搞的這麼有道地台灣味?買這麼多食物還以為他好幾天沒吃東西咧。
  「當然,別小看我,我可是很會吃的。」樓子權吞下雞排後又喝了一口珍珠奶茶。
  「這麼好,這麼會吃還這麼瘦。」蕭彤綺小聲的抱怨,有些人就是吃什麼都不會胖,偏偏她是那種多吃一點就胖兩公斤的人。
  「對了?明天才要去妳店裡吧,那今天晚上要睡哪?」
  「嗄?你自己沒有先事先找好嗎?」
  「不是妳要幫我處理嗎?」

  是嗎?為什麼會是她要幫他處理?
  對,她想起來了,因為是她要他一起來台灣的,理所當然他會以為這種事情是她要處理,所以現在樓子權在她的浴室洗澡,她卻有點焦躁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蕭彤綺住的是間不是很大的套房,雖然不是很大但該有的家具一應具全,還不至於會餓死,只是男生進她的房間他樓子權還是第一個,而且還要過夜,要不是她為了想省錢,早知道就幫他隨便找個地方住就好。

 

 

 by 懷特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碎唸:

 

今天是我滿試用期兩個月,再一個月就三個月囉~ ((開心

每天都趁著中午午休的時候打文章

希望能趕得上每週發文的速度

 

有任何的看法和意見都可以提出來哦!!

下次見

 

 

by 白小瑞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全站熱搜

    淮特 White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