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_


  樓子權從浴室走出來,毛巾蓋在他濕漉漉的頭髮上,好險他有穿衣服,不然蕭彤綺一定會把他趕出去。
  「我好了,謝謝妳的浴室。」
  「不客氣。」
  蕭彤綺隨後拿著衣服,也準備進浴室。
  邊洗邊想還覺得滿好笑的,本來是去帶貨,沒想到卻從法國帶了一個台灣人回來,這件事情一定要跟于筱卉分享。
  而且重點是這個樓子權完全是她的菜,她和于筱卉不同,于筱卉喜歡有鬍子的大叔型,但她喜歡的是白白淨淨的可愛型,樓子權剛好就是這個樣子,只是外型歸外型,如果真的要考慮追他的話,還是得要相處看看。
  蕭彤綺洗好從浴室出來,看到樓子權坐在地上,拿著筆記本不知道在寫什麼。
  「欸,權子,你在做什麼?」
  「畫設計圖,突然有靈感了。」語氣非常的正經,不像平常那樣充滿笑意。
  「是哦,我跟你說,我家只有一張床而已,不過有沙發,你就將就著睡吧」
  「恩,沒關係,妳先睡,燈在這吧?我畫完了再睡。」
  「那……晚安。」
  其實她一整個晚上輾轉難眠,家裡多了個男人心裡還是有點不安,東想西想著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倒是樓子權好像睡得很熟,好像沙發很好睡的樣子,嘆了一口氣,決定閉眼數羊。
  一隻綿羊、兩隻綿羊、三隻棉羊、四隻……

  帶樓子權看過SELF後,蕭彤綺又帶著樓子權去參加她和于筱卉的約會,除了是他沒地方去以外,另外她還想把他介紹給于筱卉認識。
  「妳來啦!等妳很久了。」
  于筱卉向蕭彤綺招手,也看見了她身後的樓子權,果然是蕭彤綺的菜。
  「嗨!你就是樓子權吧,我是于筱卉,還以為你是法國人咧,哈哈。」
  「妳好,我可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哦!」
  三人就坐後,于筱卉向兩人介紹餐點,說這是她最近發現的一家新餐廳,甜點很好吃,要他們等一下要嚐嚐,接著便開始和蕭彤綺聊著最近的事。
  「我們BOSS最近又再鬧彆扭了,好幾天不來上班,很多文件需要他簽名,真是氣死人!」
  「哈哈哈,他不是每次都這樣,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不來,反正有妳跟菲菲姐撐著就好啦!」
  「還要有你提供的服飾穿搭,不然光靠公司裡這一些些人怎麼撐的下去,等他進公司我要罵罵他。」
  蕭彤綺也認識BOSS,其實她也算是For雜誌的一員,只是她跟許聶成一樣不在公司上班,只需要提供資料、照片即可,況且她還有她的SELF。
  「對了,我這趟去法國阿,發現很多有趣的東西,下次帶妳去。」
  「唉,我最想去的法國竟然讓妳先去了。」
  「唉喲,幹麻這樣,還有阿,我跟你說,樓子權他們的衣服真的不錯,款式多數量少,幾乎不會撞衫,重點是每件都超棒,下次來我店裡拿給妳看。」
  「你要在小彤的店裡寄賣阿?」
  「是阿,剛剛才去SELF看過,滿適合放我的衣服」被晾在一旁很久的樓子權終於有開口的機會。
  「那下次一定要去看看了。」
  樓子權雖然不常接話,但也不會覺得無聊,聽她們兩個聊天也還滿有趣的,雖然只是些女生的話題,但這也是一種了解女生喜好的方法,或許可以在新設計的衣服裡加些新的元素。
  「抱歉,為您上甜點。」
  服務生端上于筱卉的布朗尼、蕭彤綺的焦糖烤布蕾以及樓子權的黑森林。
  「délicieux!」
  「怎麼了?」于筱卉被樓子權的一聲délicieux嚇到。
  「我是說很好吃,尤其是裡面的櫻桃。」
  「你喜歡吃櫻桃?」蕭彤綺好奇的問。
  「嗯,對阿,很喜歡。」
  「是哦,我也很喜歡吃櫻桃。」
  「這麼巧!」
  樓子權露出一個遇見知音的笑容,切了一小塊放到蕭彤綺的盤子要她也吃吃看。
  「真的很好吃耶!筱卉妳怎麼會找到這家店阿?」
  「恩……許聶成介紹的。」
  「許聶成?」哦?終於讓她聽到她想聽的名字了,還在想怎麼今天都還沒聽到于筱卉提到他,肯定有問題。
  「妳說的是Paul嗎?」樓子權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接話。
  「Paul?他的英文名字好像是叫Paul。」于筱卉仔細想了一下,不太肯定的回答,因為她平常也沒在叫他的英文名字,她都是連名帶姓的叫他。
  「Paul超厲害的,他拍的照片,總是很有感情」
  「你認識他?」蕭彤綺有點吃驚,會不會太巧?一個她從法國帶回來的台灣人,竟人認識于筱卉的同事,太詭異了吧。
  「認識阿,KWON的型錄照片都是Paul拍的。」樓子權從他的包包拿出一本型錄,隨便翻都是相當吸引人的照片,服飾當然是不用說,但情境營造的更是好。
  「我拿張照片給妳看。」于筱卉拿出許聶成給他的那張BOSS抽煙的照片。
  「這不是BOSS嗎?他不是很少拍照?」蕭彤綺拿起照片仔細的研究,真的是BOSS沒有錯。
  于筱卉可以理解蕭彤綺的驚訝,有些不喜歡拍照的人或是很少拍照的人,面對鏡頭總是會有點抗拒,但許聶成好像有什麼秘訣,可以克服這樣的問題,拍出富有情感又自然的照片。
  「筱卉,Paul是你朋友嗎?」
樓子權突然問了這個問題,讓于筱卉停頓了一下,是朋友嗎?應該還不算吧。
  「是同事,同事而已。」
  「是哦,我只是覺得妳跟他形容的一個人很像。」
  「他形容的一個人?怎麼樣的人?」跟自己很像的人?
  「就是……有點忘了,但就感覺跟妳很像。」樓子權努力的回想,但似乎事情過的太久,已經想不起來內容了。
  「如果是很久的話就應該不是我吧,我是最近才認識他的。」于筱卉認真的說,但她也好奇樓子權說的那個女生是誰,是他的好朋友嗎?紅粉知己?還是女朋友?但不管怎麼樣都不關她的事吧,就像剛才說的,他們只是同事而已,對於同事,不要太去探別人的隱私。
  「小彤去完法國下次要去哪?」約會結束,她問她的好姊妹下一次的地點又在哪裡。
  「我考慮會在台灣待一段時間,處理一下跟他合作的事。」
  樓子權沒跟上她們的腳步,還在後面左顧右盼的晃著。
  「是哦,那就保持聯絡吧!」
  「OK!」
  雖然蕭彤綺還想開口要于筱卉把許聶成約出來,但或許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機,她好奇心很重,關於樓子權說的那個女生,跟于筱卉有沒有什麼關聯,她也滿想搞清楚的,既然樓子權也認識許聶成的話,見面有的是機會,不用急於現在,所以也就作罷。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碎唸:

"天秤"又繞回來了,台灣已經夠慘的了,幹嘛又回來

雖然很多人都巴望著想要放颱風假.....

前幾天喉嚨有點卡卡,結果今天就鎖喉了

最近天氣忽晴忽雨,還是隨身攜帶雨具吧 

 

 

 

by 白小瑞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全站熱搜

    淮特小白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