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_


  蕭彤綺留在台灣了,但于筱卉還是很少去找她,因為她不是會主動去找朋友的人,除非有必要的事。
  有時候自己在想,有像自己這樣的朋友算不算好?你不想她出現的時候她絕對不會出現,你需要她幫助的時候她覺對會義不容辭的幫你,她不會黏你,更不會忌妒你和哪個朋友變得要好,感覺上像是個若有似無的朋友,但在心中有 一定的地位,應該也有一定的重要性吧?
  偶爾于筱卉和蕭彤綺兩個人還是會電話聯絡,見面倒是比較少,畢竟她還在忙和樓子權合作的事,就不打擾她了。
  于筱卉戴著耳機用電腦聽著廣播,聽著DJ介紹哪些歌手又發了新專輯,然後自己想著有的沒的事,思緒不由得的飄遠了。
  突然她聽到了一首歌,好像有一點感覺,卻突然被打斷。
  「筱卉姐,妳有空嗎?」是姜雅芸。
  「怎麼了嗎?」于筱卉摘下耳機,可惜著胎死腹中的靈感。
  「這是美妝版,想請妳幫我校稿。」
  于筱卉接過稿子,大概瞄了一下,發現有一些問題。
  「拿張椅子來坐吧,我邊看邊跟妳說。」
  她挑出了幾個比較大的問題,排版以及字體的運用,還有一些錯字。
  「我說的不一定是對的,只是給妳做參考,畢竟是妳的版,妳要做出妳自己的風格。」
  雖然于筱卉不喜歡姜雅芸,但該給的建議她還是會給,並不會因為這樣就吝嗇給予意見,她沒有這麼小氣跟沒風度。
  「知道了,對了筱卉姐,聶成他都什麼時候進公司阿?」聶成?于筱卉怎麼不知道他們已經這麼熟,已經叫兩個字了。
  「這個……我不知道耶,他工作的地點又不在公司,他進公司的時間也都不太一定。」
  「哦……好吧,我還以為筱卉姐卉知道。」姜雅芸小小的咕噥了一聲,就回座位去。
  奇怪,爲什麼她就一定會知道?要是這麼熟怎麼不交換個電話,還在那邊問來問去找不到人。怪了!爲什麼她會這麼生氣?大概是因為姜雅芸的關係吧。
  姜雅芸離開後,于筱卉開始回想剛才那一閃而過的靈感,但發現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出現在腦海的竟然是許聶成。
  說到他,好像很久沒看到他了,雖然說不用在公司裡面上班,好歹一個禮拜也要出現一次,光是發mail寄照片,就敷衍了事嗎?算了,至少他也是有在交代他的工作。
  接著于筱卉突然想到許聶成前幾天發mail給她的內容。

  Dear 筱卉,
  這是我這次在新社拍的照片,你知道最近是花季嗎?
  風景真是不錯,妳有來過這裡嗎?下次一起來吧,我幫妳拍幾張照片。

                                聶成

  于筱卉又再點開那些照片,的確是很漂亮,雖然她不太喜歡花,但真的很漂亮。
  到底是花漂亮還是他拍攝技術好,于筱卉心中突然冒出一個問號,畢竟說  照片是會騙人的,有些旅遊景點的照片是非常吸引人,但實際去了之後發現不  是這麼一回事,就會有種受騙上當的感覺。
  她決定要回信給他。

Dear 許聶成,
我很忙,一起去應該是不可能了
上次不小心聽到你要幫雅芸拍照,我想你下次就帶她一起去,她應該會很樂意。
                                筱卉

  她被騙過了,所以選擇防衛,把別人的好意都杜絕在門外,或許讓想被騙的人去被騙吧,她不想被捲入其中,她想要過自己的生活,簡簡單單就好。
  「筱卉,在幹麻?」
  「噢!菲菲姐。」
  聽到劉春菲的聲音,于筱卉才回過神,她想著過去的事情想的太入迷了。
  「想什麼想的這麼認真?」
  「沒有啦,就下一次的內容,我在想主題。」
  「剛剛宥翔來找我,帶了幾個蛋糕來,說要給大家吃的。」
  「菲菲姐妳男朋友對妳好好哦,妳什麼時候才要嫁給他阿?」
  于筱卉會這麼說是因為林宥翔之前有拜託她,幫她打探劉春菲的心意,他們在一起十年了,想當然林宥翔有打算要向劉春菲求婚,只是十年的感情難免有時分分合合、吵吵鬧鬧,更不用說對感情已經沒像當初那麼熱烈,林宥翔害怕劉春菲會有乾脆不結婚的想法,畢竟十年應該是夠看清楚一個人了,但看的太清楚也就沒什麼特別的了。
  「嫁給他?」劉春菲有點嚇到。
  「對阿,嫁給他,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雖然說沒有同居,但幾乎生活模式跟結婚差不多了吧?」
  「嗯……」她突然陷入了沉思,仔細想想是這麼一回事,跟林宥翔在一起  這麼久,生活模式根本就是老夫老妻,雖然說他還算是浪漫,也還是會感動,  但有時還是會少了一點什麼。
  「難道不會有想要一直在一起個想法嗎?」
  「現在不就是在一起嗎?」
  真不愧是工作精明幹練的菲菲姐,除了工作之外都非常的……令人擔憂。
  「呃……是沒錯,但是更久以後咧?雖然說結婚證書只是一張紙,但還是需要它來證明堅貞不變的愛情阿!」于筱卉突然發現自己很像業務員,正在推銷結婚有多好,明明自己是一個畏懼愛情的人。
  「不知道耶,只是說他也沒什麼表示。」劉春菲雖然也不是沒想過結婚的事,  畢竟十年不短,已經跟一個人相處了十年,如果分手了,還有多少個十年可以 再和另外一個人培養感情?
  但畢竟東方女性是傳統的,如果沒有男生先開口的話,怎麼好意思說,我們結婚吧,簡單來說就是去倒貼別人,如果被拒絕了多丟臉。
  「可能他有想阿,只是還不確定妳會不會答應,人家也怕被拒絕阿!」
  「是哦……」
  「對阿,菲菲姐,謝謝妳的蛋糕,我還有事先忙了。」
  暗示就到這裡吧,在講下去于筱卉怕會破功,不小心給講了出來,到時候就沒驚喜了。
  「噢,好,不客氣!」
  如果自己有一段十年的感情,對方求婚了,她會馬上答應嗎?或許會吧,畢竟,人的一生也不過才幾個十年。
  今天許聶成仍舊沒有進公司,也還沒有回她的信,但她的有點期待他的回信,回什麼都無所謂,就只是想收到他的信。
  于筱卉決定要去買一杯咖啡,很甜很甜的咖啡,於是她走進附近的便利商店,買了一杯焦糖瑪奇朵。
  但她在等咖啡的時候,一直覺得有人在看她,但她卻找不到是從哪裡來的,心裡越想越覺得怪。
  「嗨,妳是于筱卉吧?」
  「嗯?」
  說認不出來他是騙人的,于筱卉有過目不忘的功力,見過面的人就算不知  道名字也都會有印象,更何況是他,吳宇堂。
  那個她愛過也恨過的人。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碎唸:

雖然看的人不多,但我還是努力的寫著

感謝喜歡「2P戀人」的人

只是說下禮拜不知道會不會準時PO文

因為這禮拜工作很多,難保中午不會想要午休一下

而且這禮拜的假日就要去上電腦課了,時間可能會少一點了吧

 

晚安

 

 

by 白小瑞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全站熱搜

    淮特小白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