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_

 

 

  于筱卉不得不承認許聶成住進了她的心,而且還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現在兩人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正是感情愛昧的時期,對方所最的每件事情,都成了猜測的對象。

  現在最讓于筱卉疑惑的是,除了在電話中兩人對話比較曖昧以外,真正在公司碰面的時候,許聶成還是和以前一樣,和公司裡的每個人都很好,尤其是姜雅芸,這點讓于筱卉有點吃醋。

  「聶呈你最近比較常來公司哦!」姜雅芸拉了張椅子坐到許聶成的旁邊。

  「因為要有攝影專欄啦,所以我在做準備,應該下一期就會有了吧!」邊說還看了于筱卉一眼。

  會有攝影專欄也是因為于筱卉的推動,一方面是因為覺得許聶成的照片應該要分享給更多人知道,另一方面是多製造機會讓許聶成進公司,否則兩人見面的機會太少。

  于筱卉暗自在心裡嘖了他一聲,心想他讓許聶成進公司可不是為了增加他們兩個人相處的時間,但自己又想不到什麼方法可以跟他說話,她不像姜雅芸那麼會跟人聊天。

「真的哦?那我一定會是你的忠實讀者。」

  「那就謝謝妳了,還有筱卉,我想文字方面還是需要妳的幫忙。」

  「嗄?」于筱卉根本沒仔細聽他們在說什麼。

  「文字阿!如果妳來幫我的照片寫故事的話一定很棒!」

  「哦,其實你可以自己寫。」她看了姜雅芸一眼,對於她現在的心情根本不想去想那些事。

  「這樣阿,可是我對文字真的不是太會,還是請雅芸幫忙?」

  「不用了,她很忙,你再拿照片給我。」

  三點,于筱卉拿起桌上的杯子,起身去泡咖啡,接著走到小陽台去,一路還碎唸著煩死了這三個字。

  「什麼東西煩死了?」

  「幹麻!就跟你說現在是私人時間,幹麻跟過來!」去跟姜雅芸聊天就好,跟過來幹麻,煩死人。

  「妳幹麻生氣?」

  「我哪有生氣!」

  「明明就有,嘴嘟成這樣。」邊說還捏了于筱卉的臉,怎麼之前沒發現她的臉這麼好捏。

  「放開啦!」她又不是小孩子,這樣被捏臉也太丟臉了吧。

  「我跟雅芸只是朋友阿。」許聶成放手,臉上卻掛著囂張的笑容。

  「誰管你是同事還是朋友。」她于筱卉一點都不想知道。

  「那妳就幫我寫文案阿,這樣我們就可以多相處一點了。」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囂張。

  「說要幫你寫了阿,煩死了,你走開啦。」她也忍不住笑了出來,為什麼許聶成可以這樣不生氣的討好她?為什麼他好像總是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妳說的哦!那我先進去了。」

  許聶成得到了于筱卉的承諾,就笑著離開小陽台,被他這麼一鬧于筱卉的咖啡都冷了。

  他們兩個還沒有在一起耶,她就已經對她這麼在乎,如果真的在一起了怎麼辦?她知道許聶成是那種會吸引所以人目光的人,如果她不能接受未來會出現的任何可能性,那在一起後勢必會很痛苦。

 

  于筱卉從小陽台走回辦公室,看見有點沮喪的吳岱倫,她猜想應該是又和楊翰昇有關。

  「小改,今天怎麼沒幫我泡咖啡?」于筱卉故做輕鬆的走到吳岱倫旁邊,用順帶一提的口氣問著。

  「嗄?是筱卉阿。」吳岱倫似乎在恍神,根本沒注意到于筱卉走過來。

  「怎麼了嗎?心情不好?」

  「這次的活動企劃,被Boss打槍了。」

  「不是幾乎每次都被打槍嗎?」于筱卉咕噥著沒讓吳岱倫聽見。

  「什麼?」

  「我是說,這很正常阿,哪有一次就完美的。」

  「是這麼說沒錯,但是他……」

  吳岱倫忍著快哭的心情用哽咽的聲音把剛才在楊翰昇辦公室發生的事情告訴于筱卉。

 

  「Boss這是這一季的活動企劃,你看看。」

  楊翰昇接過企劃書,大略的看過,才看到一半臉就變得嚴肅,讓吳岱倫心裡是一陣一陣的涼起來。

  「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吳岱倫知道自己一定又要被罵了,她最討厭寫企劃書了,不,其實她是害怕面對楊翰昇,她受不了楊翰昇喜怒無常的心情,但似乎只有對她是這樣,這讓她心裡更不平衡,楊翰昇對于筱卉就很好,從來沒罵過她。

  「問題?當然有很多問題!妳有仔細看過妳寫的嗎?」

  「有,我有看過很多次了。」

  「那妳怎麼會沒有發現問題?」

  「我……」

  「活動流程很多地方不順,妳沒發現嗎?而且這活動不夠有新意,這樣怎麼吸引人來參加!」

  「……」她記得她都有仔細的看過,怎麼會。

  「說到底妳就是沒有心想工作吧!」

  「不是……」

  「拿回去重寫,寫不出來就準備走人吧。」

 

  「Boss叫妳走人?」

  「對……,他說寫不出來就準備離開。」

  「有這麼嚴重嗎?不過就是個活動企劃,拿來我看看。」

  于筱卉看了吳岱倫寫的企劃書,大概了解為什麼楊翰昇會這麼生氣,只是他這個火也發的太過頭了,沒必要這麼兇的對人家吧。

  「真的有這麼糟嗎?」吳岱倫看于筱卉眉頭越皺越深擔心的問。

  「真的滿糟的。」于筱卉真想咬斷自己的舌頭,怎麼改不掉心直口快的習慣。

  「真的哦……」

  「活動的主持人應該要多幾個備案,因為人家不一定會請的來,還有這個,妳這想法是從別人那抄來的吧,這樣很容易會被說抄襲,說我們公司沒創意,這樣行銷沒成功反而還壞了名聲。」于筱卉還是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雖然說的話直的一點,但如果沒有這樣怎麼知道錯在哪,怎麼知道怎麼改進呢。

  「筱卉妳不是學行銷的怎麼這個妳也知道?」吳岱倫一臉佩服的樣子。

  「這算是基本常識吧!」她真想把吳岱倫的腦袋剖開來看看裡面到底裝了什麼。

  安慰完吳岱倫,于筱卉決定去找楊翰昇問問是怎麼回事,他一定不是沒事亂發脾氣,他一定是有什麼壞主意,沒錯,一定是壞主意!

 

  叩!叩!

  「進來。」

  于筱卉一進辦公室就看到滿面笑容的楊翰昇,一點都不像是剛剛發過脾氣的樣子,肯定奇怪。

  「我就知道妳會來找我。」楊翰昇得意的回答,還拿起筆悠哉的轉阿轉。

  「還說咧!小改差點就被你罵哭了。」

  「哭了?還以為她每天都是一股傻勁不知道難過。」

  「就算人家一股傻勁、天真爛漫,你也不用把話說的那麼難聽吧?還說什麼寫不出來就走人這種話。」于筱卉翻了一圈白眼,完全受不了這個傢伙。

  「她全部都告訴妳了?」

  「全部,一句沒漏,你真的是很……」氣到她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寫不出來我也不會讓她走。」

  「那你幹麻那樣說?」

  「因為喜歡她吧。」

  「嗄?」

  「嗯。」

  「嗯個屁!你這個死幼稚鬼,你以為是國小生掀裙子、拉頭髮嗎?是走人耶!沒工作耶!你是白痴嗎?」她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過,楊翰昇是瘋了嗎?腦袋是壞了還是怎樣?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麼耶。

  「大概就是個死幼稚鬼吧,妳不懂啦,管好妳的許聶成,妳在他面前不會這樣爆粗口吧!哈哈哈!」

  氣死,氣死,楊翰昇什麼時候變這麼欠揍!

  不對,他說他喜歡她?可是她也喜歡他阿,這樣不就是兩情相悅、情投意合嗎?可是他們兩個關係也太複雜了吧,一個喜歡是天天欺負人家,另一個喜歡是怕人家怕的要命,這兩個人是怎麼搞的阿!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碎唸:

哈哈哈,這兩個人是怎麼搞的,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怎麼搞的

有時候就是這樣,明明喜歡一個人卻怕他怕的要命,可是他不欺負的你的時候你又覺得怪,超級矛盾!

今天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完成南瓜節的圖

因為今天回家就快11點了,唉唉,不然就只能慢一天了

 

 

by 白小瑞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全站熱搜

    淮特小白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