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_

 

 

  可惡,晚點是幾點?也不說個時間,是要她傻傻的等他打電話來嗎?

  于筱卉有點不高興,她不喜歡等,等讓人感覺很漫無目的,沒有目標沒有終止的,但她卻又異常的期待,他想跟她說什麼呢?

  或許她真的很期待,而且出乎自己的意料,一路上她都緊握著手機,深怕錯過任何一通電話,回到家還把鈴聲開到最大,過沒幾分鐘就去檢查手機,但看時間已經快過了十二點了,還是沒有任何一通電話,她放棄了,或許他只是隨便說說的吧,她討厭自己這樣,老是把別人說的話當真。

  于筱卉關了燈,鑽進自己的被窩,決定放空,睡覺去。

  當她幾乎快要睡去的時候,她被手機鈴聲驚醒,她忘了把鈴聲關小,嚇的她差點從床上滾下來,她趕快拿起手機按下接聽。

  「喂?是我,妳睡了?」

  是他,他的聲音很輕、很低沉,好像是刻意放輕的,于筱卉從來沒聽過他這樣說話,至少對她沒有。

  「沒有,剛剛準備要睡而已。」

  謊言,掩飾自己其實期待的謊言。

  「對不起,本來是想要送雅芸回去之後就打給妳,但是遇到了一點事,這麼晚才打……」

  「沒關係……」

  「妳還好嗎?」她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發抖,是不是因為在生他的氣?他知道于筱卉不喜歡等,因為她不喜歡遲到的人。

  「嗯。」這句話她回答的很輕,輕的好像只有她自己聽的見。

  「我……」

  許聶成討厭自己的欲言又止,這些話他想過千百遍了,偏偏在這個時候卻只說的出『我』這個字,也真是愚蠢至極。

  于筱卉沒有說話,她在等,等他開口,她想知道那個我的後面會出現些什麼?但她又害怕,怕聽到的和她想的不一樣,於是她逃走了,像隻受了驚嚇的小鹿,漫無目的的逃竄著。

  「你該不會只是要跟我說晚安吧?你這個梗也鋪的太長了。」

  「不是……」

  「沒關係啦,我沒有生氣,姐姐我怎麼會生氣呢!照顧雅芸應該也累了吧,早點休息,晚安。」

  她一口氣的把話說完,不留任何的空隙讓許聶成插話,然後掛斷了電話,她不想知道結果了,她不是喜歡年紀大的男生嗎?怎麼會,許聶成不過就是個孩子,心智尚未成熟,她這個姐姐憑什麼動心?

  不知道是因為剛剛被鈴聲嚇的驚魂未定還是因為他的這通電話,她的心跳很快,身體微微的顫抖著,聲音也有點發抖,她必須冷靜。

 

  「晚安……」

  但許聶成想,這句晚安她應該沒有聽到,因為她太急著掛電話了,或許她已經猜到他要說什麼了,所以才不讓他說,是這樣嗎?

  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卻什麼也沒說,這讓許聶成有點懊悔,不是已經準備了很久的嗎?

  他注意她多久了?應該有好幾年了吧,雖然不算是什麼一見鍾情,但他確實是注意到她了,他記得那時候她和她的朋友一起到他打工的店吃壽喜燒,那個朋友就是蕭彤綺。

  還記得那時候他才剛去上班兩、三天,對什麼都還不是很熟,前輩說要背肉的名字跟特色,還要介紹,服務客人要保持笑容,只是通常都不會有人想要聽介紹。

  「幫您上您的肉品,請問需要介紹嗎?」

  「哦……好阿。」于筱卉想了一下,回答了好,但其實她根本沒有想,只是隨便亂回答的,她聽完介紹之後也根本沒記住,雖然她表現的好像很認真聽的樣子。

  許聶成聽到她們的笑聲了,在他送完餐點之後。

  「哈哈哈,他應該是新來的吧?暑期打工的那種。」蕭彤綺看服務生走遠了才說。

  「嗯……應該是吧,只是說他介紹的也太認真。」于筱卉忍不住噗哧的笑出來,認真的太可愛了。

  許聶成本來以為是嘲笑,笑他的行為,但似乎是剛好相反,在他最後去幫他們收桌的時候,她們問了他的名字,但因為他只是個實習生,還沒有正式的名牌。

  「你叫什麼名字阿?」

  「嗯?」

  「名字阿,要寫在這裡。」于筱卉指著『推薦員工』的欄位。

  「哦,寫男實習生就好了。」許聶成指著自己的名牌,表示沒有名字,寫實習生就可以。

  「是哦?這男實習生就會知道是你?」蕭彤綺疑惑的問。

  「嗯,只有我一個男實習生。」

  「嗯嗯,難怪。」

  于筱卉點點頭,在欄位上寫下男實習生,並在理由那格寫『服務好、認真介紹菜色』。

  

  「非常白話……」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非常的好笑,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就抄下了于筱卉的名字,默默的記在心裡,那年他18歲剛從高中畢業,他本來以為于筱卉跟他一樣,但沒想到于筱卉比他大一歲,已經是要升大二的學生了。

  當然這些年他也交過女朋友,但因為他太喜歡拍照了,常常會忽略了身邊的人,女朋友也因為沒辦法接受他愛攝影比愛自己還要多而要求分手。

  只是輾轉過了這麼多年才因為楊翰昇又遇到了于筱卉,如果是真的有緣才會又遇到吧,許聶成這麼想。

  

  星期一了,許聶成和往常一樣沒有出現,于筱卉撐著頭看著前面無人的座位,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要聊聊嗎?」

  吳岱倫(小改)拿著一杯咖啡走了過了,是為于筱卉泡的,是甜的咖啡。

  「哦,是妳阿。」

  于筱卉有點漫不經心,她今天特別沒動力,什麼也不想做。

  「我看妳好像有心事,要不要跟我說?」

  「去小陽台吧。」于筱卉往姜雅芸的方向看了一眼,決定還是去小陽台說。

  吳岱倫也替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什麼也沒有加,她喜歡純粹的黑咖啡,雖然很苦,但這樣才能讓她更快樂的面對生活。  

  「說吧。」

 

  于筱卉喝了一口咖啡,整理了自己的思緒,才慢慢的說。

  「妳曾不曾,期待一件事、等待一個人,甚至去猜測他的想法?」

  其實她沒有頭緒,整件事情她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硬是擠了這麼一句話。

  「嗯……有……」吳岱倫露出一種有點害羞的樣子。

  「有?」于筱卉驚訝的不是有,而是她現在回答的樣子,非常的不像她,她不是最活潑最神經大條的嗎?現在這個小媳婦的樣子也太不像她認識的吳岱倫了。

  「有時候他會常常逗妳,講些開玩笑的話,但是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妳就會去猜、去期待甚至是等待。」吳岱倫說的煞有其事的樣子,不知道她口中說的他是誰。

  「他?」

  「就是……BO……沒有啦,沒事,沒事。」呼,差點就說出來了。

  「嗯?」該不會是楊翰昇吧?

  「沒什麼啦,是說妳剛剛說的那些感覺,是因為誰?」吳岱倫趕快把話題轉回來,于筱卉跟楊翰昇是好朋友,她還不想那麼快讓別人知道她喜歡楊翰昇的事。

  「是因為……」要說嗎?

  「是因為聶成哥吧?」其實不用于筱卉說她也知道,拜託,她有眼睛好嗎?她看的出來的,雖然她神經是大條了一點,但女人的直覺她還是有的。

  「嗄?」有這麼明顯嗎?

  「對了,妳知道聶成哥跟BOSS很熟嗎?」吳岱倫突然沒頭沒尾的說。

  「很熟?」想想好像是,她記得有一次許聶成叫楊翰昇叫Hanson,她跟楊翰昇很熟她也從來沒叫過他Hanson,只是她跟楊翰昇認識這麼久怎麼不知道他跟許聶成很熟?

  噢!對了,因為她是那種不干涉朋友交友的人,她當然不知道。

  「對阿,有一次我要拿企劃書給BOSS看,結果他不在辦公室,想說他會不會在小陽台,我就跑去小陽台找他,結果我看到他在抽菸,然後聶成哥在拍他,想說BOSS不是都不給人拍照的嗎?」

  「這也不能證明他們很熟吧?那個照片是上次專欄要用的,那算是工作。」于筱卉不以為意,頂多只能說許聶成很容易親近人。

  「不是,妳知道他們在聊天耶!」吳岱倫突然激動了起來。

  「聊天不是很正常嗎?」

  「不!不正常,因為他們聊的內容是妳。」

 

  因為他們聊的內容是妳。

  想不通,完全想不通,為什麼會是聊她呢?是聊什麼呢?吳岱倫說她沒有聽的很清楚,但她確定她有聽到于筱卉這三個字。

  吳岱倫又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堆,但是于筱卉已經沒有認真在聽了,但吳岱倫最後又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讓她更驚訝的話。

  「我想聶成哥喜歡你,而且是喜歡很久的那種。」

  「妳怎麼知道?」

  「女性的直覺!」

 

  話都給妳說就好了吳岱倫,妳乾脆去當算命的,沒憑沒據的說了這句話讓她的心又亂七八糟了。

  她的確是又亂了,亂的她打不出任何文章,想不到任何靈感,眼看截稿的日期又一天一天的接近了,她整個腦袋快要爆炸卻什麼都想不出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白小瑞碎唸:

今天是禮拜天,但還是來發一下文,以後應該會改成星期天發文了

從明天開始的一、三、五晚上都要去上課,回到家應該是直接洗澡睡覺不會在上來發文了

 

對了!

我之前都沒有把小改的名字打進去,在這篇有做了修正,小改=吳岱倫,還有BOSS是楊翰昇

之後都會這樣子打,所以不要疑惑說怎麼又多了幾個角色

 

前面也都同步更新了!!

 

 

by 白小瑞 

來粉絲團幫我按讚吧 點我

    全站熱搜

    淮特小白 Whi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